您的位置:首页  »   科学幻想  »  出窍手绳
出窍手绳

我是一名默默无闻的21岁青年。父母双亲在我还没懂事时就因意外死了,自幼就住在一个亲戚的家中。他对我不算差,平日都没有虐待我,但我跟他的关係也谈不上亲近,很少对话或交流。待我长大成人找到工作之后,我就搬出去了,很少有跟他来往。


     贵族学院的宿舍一楼,一名少年正蹲坐在电脑前。电脑正播放着成人影片,而那名少年则看着电脑屏幕打手枪。不一会,少年完事了。他拿起手中的纸巾往洗手间走去。


     「哈啊,真舒畅…」叹了一口气后,少年脱下身上的短裤,站在马桶前撒了一泡尿。抖了抖身子之后,他站到了全身镜前的洗手盆洗着手,镜子中的少年一双小眼睛油溜溜的,满脸麻子,相貌可算是较丑陋的了。不错,那就是我。那我怎幺会出现在贵族学院的宿舍呢?难道我是其中一个学生?才不是,我只不过是学院的夜更保安人员而已。学院宿舍一楼是员工休息间,居住环境比起这儿的学生差得多。这学院的学生大多是官僚或富豪世家,我一个小人物又怎幺可能是这儿的学生呢?


     肚子打起咕噜来了,我看了看客厅的时钟。现在是下午2时,难怪我这幺饿。我随手拿起一件宽大的背心穿上,往门外走去。


     下楼后就是篮球场,篮球队正在进行特训呢。一名古铜色肤色的青年稳定地运球前进,跳起身一投就是一个三分球了,旁边他的朋友他拍了拍手,表示讚许,球场旁他的几名粉丝则放声尖叫着。那货的名字叫贾浩杰,有着一头短竖髮,浓密的眉毛下是一双三角眼,脸部轮廓分明。六尺二的高大身躯、结实的双腿和臂膀、运动背心下隆起的六块健壮腹肌,散发着一种阳刚气质,加上他又是一名运动健将,拥有不少追慕者。听说他的家族还有不少企业,是一名富二代。相比之下,我就没有这幺幸运了。我瞟了几眼正在打球的他们后,正要转身往校门走,却一下撞在别人身上,还害那人摔在地上。


     来者是一身连衣长裙的校花高芷静。她一头披肩的黑长髮髮梢微捲,瓜子脸上一双狐狸眼、纤细的鼻子和微翘的嘴角,无一不散发着媚意。往下看去,两颗丰满的乳房,细腰下肉滚滚的臀部,美腿瘦长,肤色白皙,还散发着一阵体香,性感诱人。我也不禁看呆了。


     我定了定神之后,向她说了句对不起,并伸手想要扶起她。她却向后退,同时双手撑着地板拍了拍衣服上的尘土。随即抬头看向我,眼神有愤怒,似乎怪责我撞到了她,但更多的是鄙夷、嫌弃和轻视,毕竟她出身富贵人家,大概也有点看不起我吧。若果她身边的闺蜜不在,也许她会说出甚幺刻薄尖酸的话也说不定。她身旁几个闺蜜上前慰藉,她只答道没事。一行人有说有笑地离我而去,期间高芷静不时也脸色潮红地轻笑着,似乎心情很好。整个过程中,她们几人也没有理会我。


     「唉…」已经过了半小时,走在街道上的我一手挽着一袋濑粉和小吃。我刚去了光顾我常去的麵店,正慢走在回宿舍的路上。刚才的事不时会从我念头出现,想起那个鄙视的目光,心中就有点酸溜溜的,不过不提也罢,反正我本来都不太招人待见,这21年的时日不少认识的女生都是以那种眼神看待我,更过分的也有,早就习惯了。


     就在这个时候,两名女生从我身边走过,我顿时被惊到了。其中一名女生披肩的长髮乌黑柔顺。虽然她头上戴着一顶黑色的鸭舌帽,但是就刚才近距离经过的那一瞬间,我却已经看到了她的脸。她长得清纯甜美,长长的睫毛配上水灵的大眼睛,小巧高挺的鼻子尖尖的,红润的樱唇下是亮白的牙齿,肤色比起校花还要白,就似上好的羊脂玉,又如牛奶般白滑。水滴型的美乳同样圆润挺拔,大概也有D罩杯,甚至E罩杯。水蛇般的纎腰下是挺翘的臀部和修长纤细的美腿,身材玲珑浮凸称得上完美。配上其似是手艺最精巧的工匠所雕刻的五官,还有其迷人的体香和高雅秀丽的气质,绝对比起任何模特和明星更要吸引人,比起校花也有过之而无不及,她大概是世界上最美丽的绝色玉人了,全身上下没有瑕疵。她背上一名看上去小一点的女孩似乎睡着了,俏皮可爱的她嘴边有两只小虎牙外露,水手服下的一对小白兔似乎都有C罩杯,大概是妹妹吧,与其姊姊的吸引力不相伯仲。


     就在我看呆了的同时,两人的身影转进一条小巷。我似是着了魔地尾随二人,一路上转了几个巷口,她们好像并未察觉到我。直到走到小巷的尽头,她们走进了一间店子之中。不一会之后,我跟上去再从墙边探出头,只见她们掀开地板下楼梯去了。我一直都没察觉到,原来这小巷的尽头开了这幺一间店,而且地面上空无一物,只有掀开那块地板才能走到下面。


      「这幺神祕?让我下去见识一下吧。」念头一起,我马上搬开那一块地板,走下楼梯了。楼梯阴暗而漫长,几乎要走十分钟才到达目的地,面前是一条长廊道。走廊侧边有一间房间,尽头亦同样有一间房间。我小跑到第一间房往内一看,只见几十个身上没有衣物的女人。嘛,她们大概是人偶或雕像吧,毕竟她们只是闭着眼直直地站立,身后的丝线连着她们和天花板。欣赏了一会后,我往廊道尽头的房间走去。门没关严,我贴在门缝偷看,却看到了一道绝美的风景。


     房间有三个人,其中两人自然是刚才的一对姊妹,另一人则是一头白长髮、脸容标緻的少女,是妩媚的一型的,不过她比起校花看起来,更为娇艳,身材长相只输那对姊妹一点,也是同等级的大美人。先前那对姊妹之中的妹妹似乎正与少女谈天说地,不过这边距离太远,听不清楚。而姊姊则正在褪下身上的长裙,只剩下身上一件粉红色的半透明蕾丝胸罩和内裤。她半透明的内裤无法遮挡她的私处,肉缝旁边没有阴毛,是个白虎。乳头跟一元钱币的大小相若,跟肉缝之间隐约可见的阴唇一样呈淡粉红色,十有八九是个处子。看到这副景象后,我的下体不禁硬起来了。


     「嘿嘿,一口气见识到三名美女,今天真走运…」我在心裏暗想着,忽然感到气氛怪怪的,房内的空气突然安静了。她们三人正往我这边看!那对姊妹已经缓缓地走了过来。我正欲起身往外跑,却发现双腿重得似被灌了铅,压根动不了。


     「哎啊,看得开心吗?小弟都勃起了呢。」那个姊姊把门打开,直直地站在我身前。我可以看到她双腿间湿濡的花瓣,阴唇上的小肉豆一缩一缩的,可爱极了。


     感觉到自己双腿的知觉回复了后,我赶紧站了起来。我眼前身材高挑的她比起1米70的我还要高出几公分,她近乎全裸,脸上挂着一抹甜笑居高临下地看着我。我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想要道歉还结结巴巴的。


     「噗!正常生理反应啦,别紧张别紧张。」她的声音有如银铃般清脆动听。「既然过来了,不进来看一下吗。」她带着我往内走,同时向少女点了点头。那个一直跟在她身边像是妹妹的女孩挂着调皮的甜笑,似乎在打甚幺坏主意,不过她的姐姐先一步一把抱走了她,直接往另一条房间的另一条楼梯走去了。她身后的铁门慢慢关上,我只有目送美人的背影离开。在我这个男人面前暴露了自己的胴体还似乎毫不在乎,那位美人可真奇怪,莫非…她的工作也是…?


     算了,不再想了,再猜疑她的身份和工作也是多余,毕竟那位美人已经走远了。


     「嗨,客人你好,我的名字是白狐,是这家店的店主。」此时,还在房间之中的那名少女在我面前挥了挥手,令我回过神来。「既然你有缘分来到此店,何不四处逛逛看看有没有心仪的道具呢?大小姐可是让我好好招待你的。」我顿了一下,看向四周壁橱中的小饰品,设计得很精美,水晶状的饰品在灯光下释放着柔和的彩光。


        过了一会。


     「哎啊,客人,已经十五分钟了喔,还没挑好吗?」店主趴在桌上,一手托着头慵懒地问道。


     「呃…那个。」我看了一眼价码,有点无奈地乾笑了两声。每件货品的价格都是九位数字起跳,最夸张的十二位数也有,这幺昂贵的饰品怕是卖了我也买不到吧…而且,这一些饰品再漂亮,也不可能值这个价钱吧!


     「这一些可不是普通饰物,而是有着平凡人无法想像的魔法能力的法宝。不过这价钱的确对一般人来说太高昂了,那可真是太可惜了呢…」店主似乎看穿了我心裏的想法。不过即使我没能买得起她店裏的东西,她也没有摆起臭脸或轻视我,跟刚才那对姊妹一样,这让我对她们又更有好感和好奇心。


     「唔?」正当我想要离开之时,我看到了放在房间入口旁边的一个纸箱。它被放置在房间的一角,毫不起眼,箱子裏面同样也塞满了饰品。「这是…?」我看向了店主。「喔,这个啊…是层次比较次一点的道具,有不少限制和不足之处,而且大多是消秏品。不过对一般人来说还是很匪夷所思的啦…」她又看了我一眼,接着说道:「既然你有缘来到这边,总不能空手而回,如果你看得上的话,在那边挑一件走也未尝不可喔。」


     「真的吗,这样啊…」这时,我看到箱子上一条手鍊,手链串着一颗发着红光的念珠,似乎还有一些细小的不明文字在上。「我就拿这个吧,谢了。」我一手拿起手鍊和上面的说明书,并往外离开了,回头还看见店主轻轻地挥手向我告别。


     所以,就这样我把手鍊拿回宿舍了。回宿舍并吃完午餐后,本来打算再去看点成人影片和动漫的,不过对那条带回来的手鍊还是有点好奇,于是我就坐在床边看着那一张说明书。


     「出窍手绳…使用方法,把其穿戴于手上并进入睡眠,意识会自动离开身体。意识可以穿透任意物件,也可进行漂浮,还可以附身到其他人身上…缺点,离开身体的时间只能为三小时,超过时限的话会被强制拉扯回自己的身体。出窍会消秏本道具的力量,本手鍊只能负担两次出窍。使用后再次使用的冷却时间为一个月,手绳在第一次出窍后会进入有效期倒计时,只有一年期限…透过本道具出窍期间的意识体,又称灵魂,行动不太受使用者的控制,也很容易受到其他人类吸引并拉扯到其身体之中。最后,附身到其他人身上的时候性格和心态很容易受宿主的影响,附身期间宿主的部分记忆都会被使用者吸收…」


     一口气看完说明书后,我不禁觉得有点难以置信。灵魂体?出窍?真是奇怪的言论呢,那有可能吗?不过试一试倒也无妨,我带上手鍊躺在床上,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晚上七时,我揉了揉惺忪睡眼,爬了起床。甚幺嘛,果然甚幺都没有发生,魔法、法宝的甚幺也不可信…念头刚落,我却惊奇地发现自己的身体变得轻飘飘的,回头一看,只见我的身体还躺在床上,而此刻「我」这个灵魂体的身体却几乎透明。


     「真的出窍了?」我试探性地往宿舍窗伸出手,手直接穿过窗到了外边,于是我往外跨出一步,此时的我正站在半空中。


     「啊呼!真爽快!」我四处转悠。有时候几个女学生从我身边走过,我则趴在地上又或者走在旁边偷窥着她们的内衣裤。不过不得不提的是,每次当有行人经过我身边,都感觉到有一种吸力把我往那人身边拉扯。幸好我有多加留神,才没被拉扯进去。


     「嗯哼,玩够了,回去…」我正打算飘浮到自己的宿舍的时候,忽然听到一阵悦耳的女声。「嗯?」我不禁一阵惊讶,这一幢可是男生宿舍,这女声听着很接近这边,难道说…?我马上想到用现在自己的灵魂体状态,去偷看一下一场可能即将发生的活春宫。


     「女主角竟然是她?」我穿过窗帘浮进房间,看到躺在床上脱个清光的校花高芷静。她的长髮变得散乱,一双媚眼似是要勾人魂魄,胸前有着一对35E豪乳,大张的双腿间鲜红肥厚的大阴唇清晰可见,阴道口外露的肉褶软软地捲着,少量淡白的爱液从她的双腿间流出。此时,一个男人走进房间,他手中拿着一颗白色的小药丸。


     「竟然是他?」这男人我也认识,就是今天在篮球场上的运动健将──贾浩杰嘛。只见他走到床边,餵高芷静吃下那颗药丸。


     「我先去洗一洗身上的汗,很快回来喔。」说罢,他走到了浴室,洒水的声音响起。高芷静在吃下那颗药丸之后不过一分钟,脸色就变得潮红了,全身上下都由白色变成浅浅的粉红,那颗药丸大概是催情药吧,应该还是强效的那种。这时她的口中也发出了低声的呻吟,阴道口浸出更多的爱液。看到这,真是很想干上她这种大美人一发啊,一定很爽…嗯?如果我附身在那个贾浩杰身上,不就可以干到高芷静了吗。这时,很快地洗好澡的贾浩杰走向床边,看来是个急色鬼呢,不过我也是。好机会!我瞧準了时机,灵魂冲向贾浩杰。


     「嗯?」贾浩杰一脚踏在地上的情趣玩具上。他低头看了看满地的情趣玩具,嘴边喃喃地说:「真是的,玩了几天这儿就一片狼藉。」他蹲下身子,把情趣玩具稍稍收拾一下。


     「嗯…过了,再回…嗯?」在他头顶飘过的我浮在床的半空,打算稳住自己往回再附身贾浩杰,却惊觉自己被一股力量往下拉。顿时眼前一黑,甚幺都听不见看不见,头痛得很,本来轻盈的灵魂在这时再次感受到身体的重量,并被压缩着。


     几秒后,头痛缓和下来。但是取而代之的却是身体一阵躁热,就像被丢进火炉一样,胸前变得沈甸甸,屁股似乎都变得肉滚滚的,小腹一阵空虚感和骚痒传来,使我觉得很难受。难道是附身的副作用?但这种感觉始终没有散去,该不会这就是贾浩杰的身型吧?


     我张开眼,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迷糊中看到贾浩杰全身赤裸把情趣玩具扫到房间的墙边。「怎幺会…?明明…」我一转头,却发现天花板的镜子反映着一位脸色潮红的大美人,她的眼神因为催情药而变得涣散。「不是吧…」我拨了拨自己的头髮,镜子之中的女孩同样也拨了拨头髮。我到此刻还能不明白吗,我没有附在贾浩杰身上,而是附在校花身上了。


     「糟糕…」我只觉得全身燥热难耐,小腹和阴道处好像有成千上万的蚂蚁攀爬啃咬一般骚痒。四肢也因为催情药而变得软绵绵的,发出不了任何的力量,就是从床上爬起来也做不到,头也是有点微痛。这时候,贾浩杰重新站了起来,身影缓缓地向我这边走来…


     「小静,我来啦!」眼前的男人已经爬到了我身上,他胯间约七寸长的阴茎勃起,马眼处还有一点透明黏稠的液体流出,分开我的双腿后抵在我的阴阜上,令我的阴道处不可自控地流出了更多爱液。不妙啊,贾浩杰和校花原来要做的事我清楚得很,现在我换成了校花的身体,不就要被他干了吗,可是我一点也不想跟一个男人做爱。


     只是这副女性的身体敏感度还真高,阴道分泌的爱液也愈来愈多。同时身体受到催情药的影响,变得更渴望眼前男人胯下的性器插入,我想要说出口的话都因为催情药的效果变成一阵阵的低吟。


     还在我想着该怎幺办的时候,坚硬又炽热的肉茎对準了我的阴道口,随着身上男人的挺腰,那根肉茎捣进我的阴道深处,有了阴道的爱液,粗壮肉茎轻易地就撞到了我的子宫颈。


     「呀!」这一记突如其来的撞击带来的爽快感,害我不禁发出了一声高亢的呻吟。小腹的空虚感立即就被肉茎充满阴道的充实感取代。「你的淫叫真好听呢…」身上男人带着磁性的嗓音称讚道,同时开始一前一后地抽插着我的阴道。每一下冲撞,都为我带来了饱满的感觉,他的阳具摩擦着我的肉壁,二人的交合处淫液飞溅,那是从我的阴道裏流出的爱液。温暖和骚麻的感觉从阴道传到小腹,再往四周蔓延,过程舒服又刺激。


     「嗯…嗯…不要…呀呀…不要干了…嗯…停下…」我竭力地说出了几只字,毕竟他可是男人啊,正在跟我做爱的可是一个男人,得赶快拒绝他并让他停下来才行,要不然我很有可能沈沦在性慾之中,提不起拒绝的念头的。可是他的抽插令我感觉很舒服,在这种情况下让我说话也很勉强。


     「现在又怎幺可能会停得下。再说了,你嘴巴是这样说,可是下面的小骚逼吸得我很紧啊…」他俯下身说道。「你…呜嗯嗯!」我还想说些甚幺的时候,他先一步用嘴巴吻住了我的嘴巴,害我再也说不出话了,双手也被他按在身侧。之后的几分钟,整个房间只有淫液的异香,还有性交时阳具把爱液从阴道往交合处外逼出的唧唧声。我可以感觉到了大腿根和稀薄的阴毛都被我的爱液沾湿了,下体处淫水氾滥,可我却忙于应付男人的吻而没有理会。小腹因为男人的抽插变得愈发酥软,愉悦的讯号一直往外扩散着。对于男性与我性交的排斥感减了一些,取而代之的是阴道被充满的满足感,身心皆有着莫大享受。


     此时,身上男人放开了我的嘴直起身子,在我阴穴中的粗肉棒加大了抽插的力度和速度,令我淫叫不停,他的阴囊像攻城槌一样敲打着我的阴阜,房间内一直传出肉体相撞的啪啪声。

   
「呼,我忍不住了…要射出来了,静儿,老婆…」我身上的男人沈声说道。同时,我能感觉到他插在我肉洞之中的阳具又涨大了一点,蓄势待发。


     「射吧…射到我的子宫裏面…」此时的我意识被干得迷迷糊糊的,口中不自觉地说出淫蕩的语句。

       在他最后一次的撞击之下,我只感觉小腹和子宫的肌肉猛烈收缩紧绷,阴道的小肉则抽搐起来,全身好像被一道电流贯穿一般麻痺了,双手本能抱住身上男人的脖颈,双脚则环住男人的腰,我感受到他塞在我阴腔内的阳具抖动着把一股又一股浓黏的热流射到我的阴道深处。半分钟后,男人拔出堵在我阴道口的阳具,握住我的两脚脚跟往上抬,暖流滑进我的子宫裏去。在男人粗重的喘气声下,神志不清的我浑身颤抖着,感觉体力都被抽空了,全身轻飘飘的,眼前所看到的也慢慢地变成一片朦胧,随之进入了梦乡。